“千亿”重压,蒙牛慌了?

国际新闻 阅读(1550)

到目前为止,蒙牛似乎从未意识到他所遇到的困难是各种因素叠加的结果,他仍然依靠大规模收购来追赶。

2017年,蒙牛曾提出“双百亿”的目标,即到2020年销售额和市场价值将达到1000亿元。过去几年,蒙牛在收购和扩张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实际效果如何?

"并购:增加或饮鸩止渴的好方法?"

在提出“双千亿”目标后,蒙牛实际上是将外部并购的战略重点放在内涵增长之前。一方面,这与过于激进的绩效目标有关。根据蒙牛2018年的财务报告,其年收入为689.77亿英镑,比1000亿英镑的收入少了300亿英镑。这要求2019年和2020年的增长率至少达到20%。除了获得其他方法外,效果并不那么快。另一方面,在蒙牛的发展过程中,也有许多成功的并购案例,这使得蒙牛依赖于并购路径。2010年,蒙牛以4.7亿英镑的价格持有君乐宝51%的股份。通过此次合并,蒙牛成功扩大了其在中国北方的市场份额。

自2017年以来,蒙牛每年都进行大规模收购,而且步伐越来越快。

2017年,蒙牛增持现代畜牧业股份,成为其战略股东。双方表示将加强原料奶业务的合作。

2018年,蒙牛收购了盛木高科51%的股份,希望进一步改善原料奶的布局。

2019年,蒙牛收购了澳大利亚在线红色乳制品公司贝拉米。同年,蒙牛还“侵吞”了澳大利亚品牌乳品和饮料公司狮乳品饮料有限公司的100%股份。

2020年1月,蒙牛宣布了对苗克兰托的战略持股,双方将在奶酪领域进行深入合作。

然而,蒙牛并没有照搬君乐宝的成功经验,而是暴露了许多问题。

当蒙牛在2018年收购盛木高科51%的股份时,盛木高科的母公司中国盛木在2017年亏损9.86亿元,2018年上半年亏损10.67亿元。

贝拉米于2019年收购,尽管蒙牛在公告中给予了高度评价,但贝拉米认为“贝拉米在全球有机婴儿食品领域拥有绝对的实力和巨大的发展潜力,并拥有优秀的产品、品牌和盈利能力。”

然而,贝拉米的收入表明,澳大利亚在线红色奶粉公司并不像蒙牛所说的那样好。贝拉米的收入从2015年的1.26亿澳元增至2018年的3.28亿澳元,但在2019年降至2.66亿澳元。该公司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它无法进入中国市场,也无法为蒙牛提供绩效支持。“新奶粉政策”实施后,贝拉米未能成功通过配方奶粉注册。这意味着贝拉米不允许在中国的线下商店销售,这大大降低了收购的战略意义。

苗克兰托有更多的问题。尽管该公司的收入从2016年的5亿多英镑增加到2018年的12亿多英镑,但其盈利能力一直不足。2016年至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为3221万元、427.8万元和1046.1万元。如果扣除政府补贴,该公司将只在2017年盈利。然而,2019年第三季度,苗克兰托的其他应收款高达2.73亿英镑。

除了缺乏盈利能力外,缪克兰多还陷入了舆论风暴,董事长柴坤非法占用公司近2.4亿英镑资金来偿还家庭债务。

当然,在蒙牛上任之前,这些公司可能会因为商业原因出现各种问题,这并不排除它们是优质资产的可能性。然而,自蒙牛上任以来,这些公司的业绩并没有改善,因此只能说,这是在蒙牛“1000亿元收入”目标压力下的恐慌。2018年,阿什利国际亏损1.32亿元,现代牧业亏损4.96亿元,中国神木亏损22亿元。这些损失导致蒙牛在2016年净亏损7.51亿英镑。

新的收购项目并不成功,但蒙牛出售了最成功的收购案例“君乐宝”。2019年7月,蒙牛宣布将以40.11亿元出售君乐宝51%的股份。交易完成后,双方长达九年的合作关系宣告结束。尽管出售君乐宝给蒙牛带来了近9倍的账面利润,

“R&D不利,长期竞争力值得怀疑”

蒙牛能否利用内生增长来实现2020年的业绩目标?现在,这非常困难。

随着消费的不断升级,消费者对快餐产品的要求越来越高。消费者对产品质量、口味、产品特性以及营养和健康的要求越来越高。企业研发的重要性也开始得到强调。

这意味着当前的食品企业将越来越像科技企业,这也需要投入大量的研发成本。研发成本的结果将反映在产品多样性、产品迭代速度和产品成功率等诸多方面。研发成本投资是企业内生增长的重要指标,是企业保持高增长的重要支撑。

从研发成本的投入来看,过去两年蒙牛基本上放弃了研发内生增长的道路。

因此,蒙牛在过去两年的收入仍然主要依赖特罗姆瑟和春珍等单一产品的表现,其新产品表现不够好,甚至无法生产出令人满意的新产品爆炸模型,这无疑增加了其在未来竞争中的风险。蒙牛唯一也是最成功的大项目“长号”,可以追溯到2005年的牛根生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