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速递 | 北大光华研究员傅帅雄:《农民工市民化成本分摊机制研究》

金融理财 阅读(1292)

[工商管理硕士中国在线消息]户籍人口的城市化滞后于常住人口的城市化,这是中国城市化发展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2017年,中国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仅为42.35%,比常住人口的城镇化率58.52%低16.17个百分点。造成这一差距的原因在于,有2.24亿农民工及其家庭被算作城市人口,但尚未在城市定居。虽然他们进城是为了实现非农就业和生活,但在教育、医疗、养老、住房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务方面,他们没有享受到与城市居民同等的权利。

移徙工人的公民化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社会、经济、文化和其他方面。推进农民工市民化,不仅要打破城乡二元结构下的制度和政策约束,还要考虑农民工市民化过程中增加的成本和费用。

由于我国长期的城乡二元结构,城乡居民在基础设施、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方面存在较大差距。因此,农民工市民化必须消除这一差距,并弥补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方面的历史债务,这将不可避免地产生相当大的成本。

然而,这一巨大成本不能完全由政府、企业或农民工个人承担。相反,应该根据利益相关原则,建立科学的多元成本分担机制,实现政府、企业和个人的合理分担。

衡量农民工市民化的成本,理顺其成本分担机制,是有序推进农民工市民化的关键。按照《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年)》要求,城镇义务教育、就业服务、基本养老、基本医疗卫生、保障性住房等基本公共服务将稳步推进,覆盖全体居民。因此,新增加的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公共成本主要包括城镇义务教育、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住房保障和农业转移人口技能培训等财政支出。除了这些公共成本,农民工市民化还涉及到他们自己的住房费用、生活费用、培训费用等。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研究员傅帅熊等计算了2014-2020年全国完成1亿农业转移人口城市化所需的额外公共成本支出。

此外,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国家中心城市和六大城市之一,也是农民工最集中的城市之一。根据《农民工市民化成本分摊机制研究》,到2020年,北京将确立其作为具有鲜明特色的现代国际城市的地位,到2050年进入世界城市行列。客观上,需要解决不完全城市化问题,实现农民工市民化。因此,科学计算北京农民工的城市化成本,不仅可以为北京提高城市化质量提供现实依据,也有助于为国内特大城市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提供参考。

这本书衡量了北京农民工市民化的成本,包括农民工在社会保障、基础设施、城市公共管理、住房、子女及其家庭的教育以及进入北京工作后的城市生活成本等各个领域所支付的短期和长期成本。考虑到各领域支付的成本发生在农民工的不同年龄阶段,本书引入了全生命周期的概念,对农民工生命周期不同阶段支付的市民化成本进行了短期和长期的动态处理,不仅避免了通过计算方法对农民工成本的夸大和低估,而且为不同阶段相关主体的选择和决策提供了数据支持。

在市民化过程中,政府、企业和农民工不仅是市民化的主体,也是直接的利益相关者。因此,各方mu

傅帅熊,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研究员,贫困地区发展研究学院副院长,北京大学管理科学中心副主任,英国牛津大学莫顿学院访问学者。学术研究领域是区域经济学和国家经济学。他在国家核心期刊和报纸上发表了30多篇论文,包括《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年)》 《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 《农民工市民化成本分摊机制研究》。他已经出版了四本书。他翻译了诺贝尔奖获得者埃尔文罗斯的作品。他主持过国家部委的5个政策研究课题,省市政府的8个地方政府课题,参与过国家部委和省市政府的20多个研究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