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案例:颁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前提条件

科技前沿 阅读(1099)

?裁判要点

发放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前提是承包方和发包方签订合同,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经审批合格后,才能进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登记和发放。

?转介文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政决定

(2019)最高法行政申请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张存如,男,1969年6月13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凉山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陆,山东高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邱亚琪,山东高要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凉山县人民政府,住所地为山东省凉山县人民中路1号。

侯电锋,法定代表人,是县人民政府的首脑。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凉山县农业局,住所地为山东省凉山县水泊东路39号。

法定代表人李明峰,该局局长。

再审申请人张存如因起诉凉山县人民政府、凉山县农业局不履行法定职责,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鲁行宗第1729号提出再审申请。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案件进行审查,审查工作现已完成。

张存如申请再审,主张:1。根据《山东省行政程序规定》和《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的有关规定,被申请人在收到再审申请人的申请后未依法办理案件,未当场书面告知再审申请人需要准备的材料,未依法履行职责。2.根据《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第25条的规定和凉山县人民政府的工作,足以确认凉山县人民政府已对其行政区域内未登记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等房地产组织进行了首次登记。因此,认证所需的权属来源、调查等登记材料也应由被申请人及相关部门取得,而不是要求再审申请人自行提供。3.原判决以《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和《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为法律错误依据。再审申请人承包的土地是八十年代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承包的。凉山州人民政府向再审申请人颁发凉山州土地承包证书。《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管理办法》第7条明确指出,授予合同的一方应提交合同,而不是提供合同的承包商。原法院对农业合同的判决是片面的,没有法律依据。4.再审申请人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即:鲁政办发[2007][第56号通知、梁农土改办字[2007][第1号、2018年中央1号、农发基金[[2018]1号、农业部第《2018年农村经营管理工作要点》号、2019年中央1号、被申请人1984年出具的农村土地承包证书、2019年出具的空白土地承包证书及重新签订的合同。综上所述,请求:撤销一审、二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再审申请人的诉讼请求,一审、二审和再审的诉讼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

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22条第1款规定:“业主应与承包商签订书面合同。第二十三条规定:“本合同自成立之日起生效。合同生效后,承包人获得了土地承包经营权。《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第105条第二款规定:“在房地产登记过渡期间,农业部会同国土资源部等部门负责指导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统一登记,并按照农业部的有关规定进行耕地承包经营权登记。《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管理办法》第7条规定:“实行家庭承包的,应当按照下列程序颁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一)土地承包合同生效后,发包方应当在30个工作日内将土地承包计划、承包人和承包土地的详细情况、土地承包合同等材料一式两份报送乡(镇)人民政府农村管理部门。(二)乡(镇)人民政府农村管理部门应当对用人单位提交的材料进行初审。材料符合要求的,应当及时登记,乡(镇)人民政府应当向当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书面申请核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材料不符合规定的,应在15个工作日内予以纠正。(三)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农业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对乡(镇)人民政府提交的申请材料进行审核。申请材料符合要求的,应当编制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簿,报同级人民政府核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申请材料不符合要求的,应当书面通知乡(镇)人民政府限期改正。根据上述规定,发放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前提条件是承包人与发包方签订合同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然后经审批合格后才能进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登记和发放。本案再审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应当为其颁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但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与用人单位订立了土地承包合同,也未提供证据证明用人单位及其所在乡(镇)人民政府已向被申请人申请颁发证书。原法院不支持再审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履行认证职能的请求,也没有任何不当之处。

综上所述,申请再审人张存如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91条的要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116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再审申请人张存如的再审申请。

评委耿宝健

评委

评委

评委助理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