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小半个南中国,他们是霍英东的念念不忘。

科技前沿 阅读(1445)

“我想起了过去的日子,那时我的心酸酸的,我的衬衫和裤子都烂了,我的膝盖也磨破了。

一件有数百件样品的衣服,晚上洗,白天穿.

谭苏阿姨和慧芳阿姨在东莞虎门新湾的文化活动室为远道而来的客人表演“咸水歌”。

和安叔叔一起,这三个人是漂泊多年的“团家”。

谭苏阿姨很热情,唱着咸水歌,落落大方。

俊家族的血液中充满了音乐基因。在钓鱼假期,每个人都喜欢聚在一起,表演一些娱乐节目,唱歌是他们的专长。新桥敬老院的这个文化活动室也成为他们排练的首选。

温馨文化活动室

小彩旗在墙上,房间的两面墙上都写满了歌词,乐谱架上贴着音响设备的消费通知,天花板上安装了舞台球灯。

它的每一点都让我们感受到这个家庭对音乐的热爱。我甚至可以想象当他们在这里一起唱歌和欢笑时,他们会有多开心。

万信是东莞的一个传统渔村,有着浓郁而独特的水乡风情。

1974年,在政府的指导下,番禺南沙和东莞其他城镇的一些渔民移居虎门新湾。

从那时起,虎门新湾就成了俊家及其文化的焦点。

据统计,万信社区户籍人口众多,其中绝大多数是疃家庭成员及其后裔。

万信小船码头(照片:谢文玉)

随波逐流,居海天涯

随波逐流,居海天涯

贾丹是中国沿海水生居民的统称,主要分布在广东、广西、福建、海南和港澳。有些人认为“团家”这个称呼是因为团家一年到头都住在船上,就像漂浮在海上的蛋壳。有人认为,这是因为它常年在海上与风浪搏斗,生活在危险的环境中,缺乏对生命的保护,像蛋壳一样脆弱。

万信贾丹生活在水中,以捕鱼为生(照片:张永通)

不管是什么样的说法,它实际上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没有固定的居住地,它一年到头都在海上游荡,几乎与陆地没有任何联系。

对几代渔民来说,渔船就是他们的家。他们习惯于在摇摆中寻找稳定。当大海咆哮怒吼时,也是决定他们生死的关键时刻。他们无法预测,也无法抵抗。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段祺瑞一家以小船为家(图:张永通)

历史上,段祺瑞一家过着流动家庭和大面积居住的生活,社会习俗称之为“57国”。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俊家族迎来了一个重要的命运转折点上岸。

然而,许多老一辈的俊家人并没有选择上岸。对于那些只能捕鱼和摆渡的人来说,大海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69岁的谭苏阿姨14岁开始和家人一起钓鱼,直到1999年才“上岸洗脚”。

谭是新桥合唱团的领队,她不会忘记唱几句(照片:谢文玉)

解放后,人民公社成立了水上大队。每个家庭都把渔船带到公社,成为公社成员。谭的家族也成了“集体家族”的一员。

回顾过去的钓鱼日子,谭苏阿姨说很苦。一年中至少有10个月在海上度过。尽管她和她的丈夫有很好的捕鱼技能,他们日以继夜地工作,一个月挣不到50美元。

段祺瑞的家人在海上“乞求生命”,生命似乎注定处于危险之中。

谭苏阿姨和新桥合唱团的姐妹们身着贾丹传统服饰,在渔民文化节上演唱了一首优美的咸水歌(摄影:谢文玉)。

谭苏阿姨说她很害怕大海,更害怕。

1977年11月10日,可能是谭苏阿姨海上“最黑暗的时刻”。

那时,谭苏阿姨带着她仅有的20天大的孩子和家人朋友去北部湾钓鱼。

一艘大船和一艘小船载有54人,每艘船载有400多条鱼,满载而归。

想起她在海上遇到的危险,谭苏阿姨忍不住想

大海风雨交加,它直冲4米高的船头而来。任何粗心都会导致船倾覆和人员死亡。

害怕,真的害怕。

这是你新生的孩子将要死去的地方吗?

谭苏阿姨和她的丈夫都感到心里发凉。

幸运的是,救世主已经到来。“先锋号”、“港湾号”和“新湾号”三艘大船似乎在护送它们,并保护它们不到达广西的涠洲岛。

在这样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俊一家经历了很多很多事情。

结局不一样。

salty water song是一个家庭成员的口述历史,

salty water song是一个家庭成员的口述历史,

过去的日子有多苦,现在的生活有多甜蜜。文章开头的歌词是谭苏阿姨创作的《忆苦思甜》。

在过去,团团一家被禁止上岸,更不用说读书写字了。他们只能跟着海风和韵律唱歌,而不是写作。

一百多年来,他们已经习惯于唱着、叹着流畅的歌谣来缓解他们的厌倦,让他们开心起来。所有的欢乐和悲伤都在这首歌里。

因为俊一家生活在咸海,他们唱的歌叫做“咸水歌”。

现在很少有人能唱咸水歌。曾经咸水歌濒临灭绝。

十几岁的方慧阿姨在万信结婚后和丈夫一起出海。基于她在万信的感受,方慧阿姨创作了《虎门新湾好地方》

方慧阿姨,她也是一个很好的咸水歌歌手。然而,与谭苏阿姨不同的是,她原本是一个住在岸上的人。结婚后,她和丈夫一起出海,在海上漂流了近30年。

从岸到海,从坚实稳健的双脚到随波逐流的摇摆,慧芳阿姨说她不习惯,在大风大浪面前感到无助,但这是俊家人必须忍受的。

制作渔网对每个家庭成员来说都是一份不错的工作(摄影:谢文玉)

也许是因为他们非常了解与风浪搏斗的风险和艰辛,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在上岸前缺乏正规教育,学历低。甚至选择继续航海的家庭成员也非常重视下一代的教育。

慧芳阿姨说当她出海时,两个孩子分别被安置在奶奶家和奶奶家,这样他们就可以接受教育和努力学习。

着陆后,慧芳阿姨开始进入工厂做一些简单的工作。她一直活跃在文学艺术的前沿,为每个人唱着咸水歌。每当她唱那首歌时,她似乎又回到了大海。

从小听着咸水歌长大,而冼星海

从小听着咸水歌长大,而冼星海

不要低估这首简单直白的咸水歌,它滋养并感染了一代人的音乐家冼星海。

1905年,冼星海出生在珠江和南海岸边一艘破损的渔船上。他是一个真正的家庭成员。由于父亲英年早逝,母亲无依无靠,只能带着小星海去澳门与祖父团聚。

白天,三代人一起出海;晚上,在昏暗的灯光下,母亲做完家务后开始修理渔网。这时,小星海吵着要爷爷讲述他年轻时的航海生涯。当爷爷高兴的时候,他会拿出竹笛在珠江三角洲演奏渔歌和民歌。

在爷爷的影响下,虽然日子不好过,萧星海还是听着竹笛歌唱,乐在其中。从那时起,他爱上了音乐。

《少年星海》剧照,再现了冼星海在澳门的童年“一方水土,一方人民”。团团一家的生活与河流和海洋息息相关。在珠江流域,团团家族还创造了一段繁荣的河流。

作家巴金曾经描述过他在珠江“划船”时所看到的。他写道:“船上有一个中年人。他看见我们坐下来,把船抬走了。中年妇女在后面划水。

我们的船开始在许多船中寻找出路,所以划船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个地方太小了,很多船都挤在一起!

奇怪的是,当我转过海湾时,我们的船似乎在我意识到之前就流入了一个繁忙的城市。我似乎在一个小城市的繁忙街道上骑着人力车。

我的眼睛变了。

两边都有灯火通明的商店。每个商店前面都坐着几个人,其中至少有一个人

根据1932年广州人口普查,当时广州约有10万家庭成员,占广州总人口的10%。有成千上万的各种类型的船,就像岸上的街头工人,有五条线和八个作品。

在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下,1954年后,政府花了一大笔钱为珠江沿岸的渔民建造了一个新的村庄,长期流动的家庭一个接一个地搬到了岸边。

即使捕鱼照常进行,岸上的渔民最终还是有了落脚的地方。

位于琶洲一角的忻州渔民新村,曾经是广州最大的丹敏社区。

2018年暑假,渔村村民接到通知,“为了控制河流,他们应该自行拆除沿河的水棚”。

补救措施层出不穷。

首先,光宇社区居委会发布通知,禁止渔船在三点停止禁止渔船。随后,第二天,海珠区农业局也发布公告,要求淘汰老旧渔船、木质渔船、中小型渔船和破坏渔业资源的渔船。

广州最后一个渔村因为突然的装修而开始消失。

04

可以像霍英东一样承认他是一个或几个家庭成员

比广州多。有多少家庭成员仍然留在他们曾经旅行过的省市?

在海南陵水新村港,有一道美丽的水景:

成千上万根交错的圆木绑在一起,鱼排连成一片,木屋连成一片,家家户户连成一片。渔排是海南独特的生活区、水下养殖和水生生物。

中国中央电视台纪录片《传承》拍摄的海南陵水新村港,依靠海水的浮力,成千上万的家庭漂浮在海岸线上,与对岸的城市保持着近距离的距离,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海上漂浮城市。

有许多人来到新村港,为的是纪念团团一家。这是一个多么不可思议的漂浮城市啊。

但谁曾问过,现在还剩下多少个团团家庭?所有的家庭成员都着陆了吗?

有人说贾丹文化是广西北海的地方文化。北海银滩附近甚至建起了一个贾丹小镇,被誉为“世界上最好的海滩”。事实上,这里有很多团文化的元素。

但是在这个小镇上有多少个团家庭?俊家人在哪里?

香港是香港唯一一个关注老渔民的地方,同时保留着渔民非常特别的水上小屋。据报道,大澳渔村有3000多名居民,其中一半是家庭成员。

shack是大澳渔村的象征,也是香港最独特的景观之一

段氏家族是香港四大族群之一。自从香港被割让给英国殖民地之前是一个小渔港以来,团团一家在香港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香港着名实业家霍英东在船上出生和长大。

写霍英东自传的记者王志刚回忆与霍英东的第一次见面时写道:“我第一次问他:“霍先生,你是哪里人?广东很多地方都在争夺你。佛山说你是佛山人,三水说你是三水人,番禺也说你是番禺人,你是哪里人?”我没想到这个问题会引出他过去的许多事件。

他告诉我:说实话,我是一个家庭成员。

港口、风浪、船只、捕鱼火和海浪声.都是霍英东童年的记忆。因为他的家庭很穷,他甚至在7岁前都不穿鞋。多年来,霍英东家族的几个成员都赤脚在风中行走。

但即使这样的生活也“不会长久”。

霍英东靠他的老本行号船运发了财

在他七岁的时候,霍英东的父亲死于一场重病,他的两个兄弟在台风中航行时死于海上。霍英东突然成了家中唯一的男性,家庭的重担也由他的母亲承担。

经过多次奔跑,霍英东被送进帆船慈善学校。漂浮在海浪上的旧渔船是霍英东的学校。帆船学校随波逐流。霍英东经常跑到码头上才发现“肖

仔细看看原因是,在过去,俊一家不被岸上的人欢迎。根据《中国名城掌故丛书深圳掌故》中的记录,“天”是一个具有歧视性含义的术语。广东人认为"天"这个词的意思是"没有开始的日子"。

1951年,广东省政府也发布公告,下令废除“团团”这个名字。在明确禁止的情况下,“丹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的官方文件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水生居民”(或“家船”)和“渔民”。

时至今日,在老一代团家庭成员的观念中,他们仍然不能接受“团家庭”的说法。

05

你想忘记的名字

是我们想保留的历史

在万信船码头,仍然有许多船只和渔民在那里工作。新湾社区的负责人说,仍然有大约1000名渔民在那里捕鱼。

周慕舒(舒叔叔)说他仍然可以在船上钓鱼,当他和程军谈论他在船上的时光时,脸上仍然带着微笑(照片:谢文玉)。

对于虎门,一个石家族成员的聚居地,这里人人平等。在当地政府和社会工作者的指导下,他们已经停止抵制“团家庭”这个词。

2009年,正阳社工进驻万信社区,开始关注家庭成员的生活状况,并成立了家庭成员文化保护工作组。

为了拯救和保护这个濒临灭绝的家庭,工作组开始从这个家庭收集他们的渔具和其他日用品以及渔民的手工艺品。

食品供应证、船员证和其他象征旧时代的物品在文化中心一一展示。

社工王表示,当保育工作刚开始时,问题非常严重,团团一家缺乏认同和文化。

“起初他们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收集日常生活中用到的所有东西。”然而,正是这些他们习以为常的物品,见证了俊氏家族在海上的奋斗史。

最初的沟通是困难的,但幸运的是,俊家并不缺少媒人周慕舒(舒叔叔)。

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多的老一代渔民不得不上岸洗脚(照片:谢文玉)

叔是丹敏的后代。他在渔船上出生和长大,后来成为一名“赤脚医生”。他作为一名船员和渔船一起出海,同时也是一名兼职医生。

直到他上岸,叔还坚持给渔民治病,花了近半个世纪。可以说舒叔叔在家族中享有很高的声誉。

这是舒叔叔以前工作的卫生所。现在他正跟随父亲的脚步,继续为每个人服务。

舒叔叔摘下医生光环后,自愿加入了团家庭文化志愿者团队,积极推广团家庭文化。

在一年一度的渔民文化节上,舒叔叔总是乐于向观众展示撒网捕鱼的技巧(摄影:谢文玉)

舒叔叔把参与团家文化传承的照片放入自己的私人相册中收藏

在“自己人”的帮助下,的团家逐渐放下戒心,和大家聚在一起,也渐渐热闹起来。

安叔叔已经60多岁了,仍然是合唱团的骨干。安叔叔从小就喜欢音乐。尽管他在船上度过了60多年,但在阅读和学习了六年的五线谱后,他开始自学。他擅长演奏、演奏和唱歌。

安叔叔卖船上岸后,很快组织了一批渔民文艺骨干,成立了新桥合唱团,活跃在渔民文化节、渔歌大赛等舞台上,展现渔民歌谣的风采。

阿叔和新桥合唱团成员(照片:谢文玉)

保存团家文化是舒安最大的心愿。“随着时间的推移,段祺瑞家族要取得今天的成就并不容易。我希望孩子们能传承我们的历史”。

2017,新湾贾丹文化展览馆正式开幕,展示数百件贾丹文物,如传统贾丹服饰、贾丹人民的生产工具和渔民的生活用具。

在他们之中

自2008年以来,除了在海上捕鱼,桂大伯还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制作船模上。随着时间的推移,至少有一百个大大小小的船模是由桂叔叔制作的。

从龙骨制作、拼接到打磨、上漆的每一道工序都是桂叔叔自己完成的(摄影:谢文玉)

制作船模是一个费时费力的过程。制作船模的过程非常复杂。船模上的每一个小零件都需要仔细抛光并手工制作。船模成型后,船体和船舱的颜色必须自己上色。

制作一个好的船模需要三个多月的时间,而制作一个小船模大约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桂树说让他订购船模的渔民大多是当地渔民。由于工作时间很长,今年上半年的订单已经满了,任何订购这款车的人只能等到今年下半年。

在家里,桂树开了一个小作坊。他通常在车间制作船模。他在海上遭受的苦难将铭刻在他家人的骨中。他们一直对大海有感觉。

即使他们不再生活在水上,桂树造的船也会在他们错过的时候给他们一种安心的感觉。

毕竟,这是他们不稳定生活的象征。

夕阳下的渔港(照片:谢文玉)

从看得见的家园到看不见的家族信仰,范家族的浮河故事逐渐走向圆满。我们只能在遗产中寻找他们的影子。

引用:

1。央视纪录片《传承》第三季第一集:首页

2。罗微《北海家:一部水上人家的长篇叙事诗》,北海日报

3。海阳《最后的大澳渔村香港金融之城另一面》,公共号码“南岛视野”

4。《一碗艇仔粥,百年家人》,公共号码“石光”

5。冼星海的学术生涯,广州文史网

6。王志刚《人物丨霍英东传奇: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公共编号“郑和岛”

版权声明:

在本文中,除了被采访者提供的图片和网络图片外,图片的版权属于哪个城市

作者/城市君主,结束